People never gon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8)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eighth piece of pancake



       Mark最终中止了——主动的那种——对于Winklevoss兄弟的故事的创作。Dustin在Mark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正趴在桌子下捡东西,然后就不可避免地过于兴奋地撞上了桌底。

       “认真的?”Dustin用手指按住被撞痛的脑袋,龇牙咧嘴地对着话筒大喊着,“认真的?Mark?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那是两个月后的事情。”Mark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为这个白眼不能让Dustin看到而感到惋惜。

       “天哪,Mark,”Dustin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说道,“这简直是我最爱你的时刻。”

       “上次的书稿交给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说的。”

       “对于那时候来说的确是最爱的时刻了。”Dustin支支吾吾的,然后立马提升了音调,拿出了责任编辑的腔调,“那么,现在,请你赶紧写一本书出来然后拜托你在三个月后让它出现在书展上!”

       “再见。”Mark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然后挂断了它,不理会Dustin还在嚷些什么。

       Mark现在一直勉强靠着电台的节目和Eduardo保持着单向的联系。绝大多数时候Eduardo都在下午时开始,偶尔会被其他节目替换一两次。

       Eduardo的节目大多数是一些探访世界各地风土人情的经历一类,还有些从当地居民那听来的故事。

       但总归有些陌生,Mark看不到他的脸,只能透过电波的打磨听他用不熟悉的腔调讲述一些他们从没有谈论过的话题。

       纽约的天气开始转暖,那件属于Eduardo的驼色大衣也开始用不上了。

       Mark有时候会带着电脑逃离那个被Arielle监控的房子,坐着太过于拥挤的地铁到几个街区外的那个公园。他成了那里的常客,但显然在那群乱跳的白鸽眼里和其他短暂歇息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Mark在睡醒之后会拿着一袋面包片,趁大家都去吃午餐的时候在公园里找个位子——大多数时候他偏爱于那张他第一次坐的长椅,而他说不上这是为什么——然后把电脑放在大腿上,写累了的时候就和几乎要把他的裤腿啄破的个字共享一下那一带面包。

       那是一段重复但是绝对不枯燥的时间,至少它允许Mark暂时不用那么想念Eduardo的拥抱。

       Dustin有一天在Mark刚坐下没多久的时候打来了电话,Mark刚接起就几乎要被他的喊叫震聋耳朵。

       “Mark?!你买的吗?”Dustin听起来快要哭了,“你查看了我的愿望清单吗?”

       “如果这能让你闭嘴,那么是的,我买的,并且我没有看你的愿望清单。”Mark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间,歪着头继续打字,“看在我给你买了这么多游戏的份上,让我安心写书稿。”

       “Mark,你知道你最近变得像人多了吗?”Dustin抒发着过多的感动,“我开始觉得当你的责任编辑是我的幸运。”

       “再不闭嘴那些东西就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好的,先生!”Dustin严肃地说道,然后在挂断电话之前一声被打断的尖叫传到了Mark耳里。

       当他正式决定推掉Winklevoss兄弟的故事的时候,Dustin和他们进行了绝大多部分的沟通交流。而Mark做的所有事情,就只是在保密协议上签了个名。

       所以Mark不是很清楚,为什么Dustin会那么大惊小怪于收到一份礼物。




       “Mark,天哪,我真的没想到,”Dustin紧张地跟在Mark身边,四处打量着会场里的人,“竟然有这么多人!”

       “如果我没记错,上次的读书会你也说了同样的话。”Mark翻了个白眼,在人群中穿梭,努力朝着向他们招手的主办方前进,“也许你应该有点新意,换一个说辞。”

       Dustin瘪了瘪嘴,然后在Mark肩膀上捶了一拳,“说真的,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推掉Winklevoss的故事。”

       “你难道不想吗?”

       “我当然觉得这样比较好……可是,你看,你从来不会放弃你在写的书,”Dustin收回手,把它们放进裤袋里,然后歪头看着Mark,“这简直不像是你干的事情。”

       “当然,除非我有其它更想写的东西。”Mark的声音很小,但Dustin听到了,并且意味深长地看了Mark很久。

       “嘿Mark!Dustin!”

       两人分别被用力过猛的一巴掌拍了一下,并且默契地向前踉跄了几下。

       “Arielle!”Mark有些生气地回头,把差点丢出去的书重新拿好,“你真的可以换个方式打招呼的,没人会怪你。”

       Arielle翻了个白眼,搂紧身边的女伴,用说悄悄话地姿势和大家都能听到的音量说着:“你看,我说过了,他就是个混蛋。”

       姑娘笑得有些尴尬,Mark这才注意到她手里拿着的书是这次他的新书。

       “噢,你的书。”Mark指了指她手上的书,然后换来了对方猝然转红的脸颊。

       “我,我想——”

       “Bessy说想要你在她书上签名。”Arielle从她手中拿过书,然后翻开扉页连同一支笔一起伸到Mark面前,“感恩戴德地签吧,记得写上’给亲爱的Bessy’。”

       Arielle说得理直气壮,看起来像是Mark欠了她一样——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在这段时间里欠了她很多。

       所以这也许是为什么Mark不但没有翻她白眼,还顺从地接过笔在Bessy的书上签了名,还加了“谢谢”,最后甚至向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Bessy看起来兴奋得快要昏过去,而Arielle则是对Mark的反常感到狐疑。

       然后主办方的人终于挤了过来,急匆匆地把Mark拉走了。

       “你看到没有?”Arielle扯了扯Dustin的衣服,难以置信地说着,“那是Mark?”

       Dustin没有说话,只是和Arielle互相交换了同样难以置信的眼神。




       Mark不知道这群人里有多少是知道自己的书而不是来凑热闹的,不过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按照Dustin说的那样,好好地介绍这本书的内容,然后随便翻一页读一读。

       最后人群里有几个读者向他提了几个问题,而他也尽力让自己找些听起来高深的话来回答那些想得甚至比他还深的问题。

       “Zuckerberg先生,您为什么会创作这样的一个故事呢?故事中的人物有原型吗?”姑娘看起来有点紧张,连声音都是颤抖的。Mark认出她了,是Bessy。而此刻,Arielle正站在她旁边,向他发射一种名为“不好好回答我就杀了你”的死光。

       “……大概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离开了我,而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他在哪里。并且有人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混蛋,”Mark顿了顿,手指在被自己压在手下的书上敲了敲,“原型,有的,但是抱歉,我不太方便透露。”

       Bessy停顿了很久,才匆匆向Mark道了谢,听起来像是对这个答案完全不满意——这怪不得她,毕竟这是Mark回答得最没水准的一个问题了。

       Mark喝了一口水,觉得自己再回答下去可能会因为精疲力竭而死。好在主办方及时解救了他,领着另一位作家上来介绍她的新书。

       “走吧,回去吧。”Mark把西装外套脱下丢给Dustin,“找个地方喝点东西。”

       Dustin接过了他的西装外套,看在他送的游戏的份上没有吭声。但在两人成功撤退之前,Arielle再次捕捉到了他们俩。

       “Mark!别逃!”Arielle高喊着,跑过来扯住了Mark的衣服。

       “我真的很累,拜托你让我回去。”Mark用力掰开Arielle抓着他衣服的手指,然后作势就要往前走,“我昨晚没睡好。”

       “你每天都没睡好——”Arielle话说到一半,突然刹住了车,然后用力地打了Mark腰间一巴掌,“快点看!那是Edu和Chris吗?!”

       “Chris?”Mark疑惑地问道,因为这个陌生的名字不确定Arielle说的“Edu”是不是他想的“Edu”,或者说,他的“Wardo”。

       “我的天哪Mark快跑起来!”Arielle抓起Mark的手,抛下了还一脸迷茫的Dustin,拼命向着一个方向跑去,一路上好几次差点绊倒,要不是Mark拉住她估计已经面朝地面趴着了。

       “Chris Hughes!”Arielle不顾形象地大喊了一声,许多人都对她予以侧目。

       然后Mark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Eduardo的存在。

       他身边的人转过了身,一脸的错愕,而Eduardo则是扭回了头。

       不出意外地,他们对上了彼此的视线。

       Arielle放开了Mark,跑上前去和Chris激动地说起了什么,然后又拍了Eduardo的肩膀一下,冲他看起来愤怒地说了点什么,然后扭过头继续对Chris笑脸盈盈。

       Mark犹犹豫豫地走上前去,然后尴尬地冲Eduardo说了一声“嗨”。

       Eduardo也回了同样的一声,然后两人之间又点尴尬地沉默着。Mark低着头,但是他知道Eduardo瞟了他几眼。

       Arielle侧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一边对着Chris说着他的节目有多好一边拉着他走开了。

       “Arielle的电台杀手?”Mark把手伸进裤袋里,没有卫衣的兜袋几乎就要让他的手感到无所适从。

       “早知道这点的话,我应该把他介绍给Arielle认识的。”Eduardo笑了笑,然后拍了拍Mark的手臂,“新书不错,很高兴你没有用Winklevoss的故事,我敢说你这个比他们的好多了。”

       Mark抬起头看着Eduardo,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而Eduardo也因为这个误以为自己的行为引起了Mark的反感。

       “呃,我……”Eduardo犹犹豫豫地张口,并没有想好自己要说些什么。

       “你去哪了?”Mark这话说出口后立马就觉得有点蠢——他没有必要向自己报告自己的一举一动。

       “哇哦,直球。”Eduardo尴尬地又笑了笑,然后伸过手轻轻地搂了搂Mark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我接了一个旅游专栏,去环了半个球。”

       “要出发的时候,我们刚……呃,我想你应该不想见到我,所以就没和你说。”Eduardo难得出现了没有在笑的时刻,但他的尴尬也直接传给了Mark。

       “我以为你在躲着我。”Mark压小了声音,像是不确定这句话应不应该说。

       “……Mark?”现在Eduardo又笑起来了,但很快又把它收了回去,“也许吧。”

       现在他们走出了会场,Arielle和被她绑架的Chris都消失在了视野之内。会场附近有一个街心公园,于是两人默契地一起走了进去。

       “到处都有公园啊。”Eduardo开口,然后沉默地等待Mark的回复。

       “也许吧?”Mark看向Eduardo,对上了他深沉的视线。

       “你这是个问句?”

       “是的。”Mark有点焦躁,觉得每个音节的发声都变得困难,“你说也许吧。”

       Eduardo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再次重复了一次“也许吧”。

       “可能我的确在躲着你。”

       Mark看着他的侧脸,无意识地皱着眉头,然后开口:“你没必要,Dustin都没有躲着我。”

       “不是,Mark,”Eduardo无奈地笑了一声,终于再次看向Mark,“我得问你件事。”

       “……问吧。”Mark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带来的焦躁甚至盖过了见到Eduardo给他带来的尴尬和欣喜。

       Eduardo双手握拳,然后再度放开,最后伸向了Mark放在身边的手并且握住了它,“你会觉得不舒服吗?”

       Mark真的觉得这个问题问起来有点蠢,并且这个举动实在太动摇人,“之前你这么做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说。”

       Eduardo低下头抿嘴笑了一声,然后再次抬起头看着Mark的双眼,放开了他的手,转而搂住了他的肩膀,“这样呢?”

       “不能更好。”

       “这样呢?”Eduardo慢慢向Mark靠近,最后将鼻尖压在Mark的鼻尖上,两人的鼻息过分地混杂在了一起,彼此呼吸的空气不断交换。

       “我看不出哪里不行。”Mark感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热,显然他现在和Eduardo看起来是差不多的——假如纽约的天气足够热,他们还能把这怪罪于天气上。

       “……现在呢?”

       现在两人的嘴唇间仅仅剩下一层过薄的空气阻隔着,只要其中一方稍微张一下嘴就能带来一个吻。

       于是Mark只是眨了眨眼,抬手捏了捏Eduardo的衣料。

       然后他眼前那双宛如蜜糖一样的眼睛一瞬间被笑意充盈,同时两人的唇瓣交缠在一起,彼此交换着这个过长又柔软的吻。像是公园里破冰后的湖里交缠着彼此的脖颈的天鹅,绵长又不舍。

       “我现在觉得自己干的事有点蠢,”最终两人因为过分的缺氧而放开彼此的时候,Eduardo笑着说道,手指抚上Mark有点泛红的嘴唇,“我竟然用了几个月逃到了其他地方。”

       “我以为你是去做节目。”Mark此时的心脏跳得有些过快,脸上的热度几乎能使他的脸蒸发。

       “我对你,也对自己感到害怕。”Eduardo说着,看起来像是有点难堪地皱眉,翘起的嘴角让他的表情看起来不能够更纠结,“所以,有什么比外出工作更好的借口呢?”

       “所以现在是。”Mark咬着嘴唇,生怕自己理解错Eduardo的哪怕一点意思。不过,你看——

       “这种情况还能是什么?天哪,Mark,”Eduardo有点哭笑不得,耳根再次变得通红,“我喜欢你。”

       “是了,你喜欢我。”Mark机械地重复一次,“不是那种一起喝酒打架的那种?”

       “当然不是——噢,Mark,”Eduardo捏住Mark的肩膀摇晃了几下,“就是那种喜欢,共进晚餐的那种,会在睡前亲吻的那种——我以为你知道的。”

       Mark抬头看了Eduardo很久,最后把下巴抵在了他肩膀上,嗅着那股似乎已经不见了很久的气味,接受了Eduardo一个过紧的拥抱。

       “那真是太巧了。”




       “热爱旅行又爱笑的巴西青年遇见了一个蓝眼睛的姑娘并把她从自闭中拯救出来?嗯?”Arielle拿着Mark的书,看向在一旁坐立不安被公开处刑的Mark,笑得有些过分欠打。

       “我又不知道Wardo是巴西人。”Mark为自己进行着最后的无用辩解,并且努力无视Eduardo在一旁太大的笑容。

       “Mark,你太恶心了。”Arielle大笑着合上书,“现在给书评分的人都眼瞎吧?”

       “是你讲的方式有问题,”Mark翻了她一个白眼,“莎士比亚在你嘴里讲出来也能变成三流作品。”

       Arielle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然后向Eduardo递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嘿,Edu,”Arielle放过了Mark,转而抓住了Eduardo,“作为你泡我哥的代价,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和Chris牵牵线?”

       “你的语气好像Wardo理当这么做,”Mark打断了Arielle的发话,用酸到极致的语气说着,“并且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做他泡我?”

       Eduardo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人,然后用一句话击碎了Arielle所有的幻想:“Chris不喜欢女性,并且他最近在和Dustin约会。”

       这次Mark和Arielle一起向Eduardo投去了过分震惊的眼神,而Arielle那边还带上了点梦碎的悲痛。

       “这就是Dustin最近完全找不到人的原因?”

       在Mark说着话的时候,Arielle走到沙发旁,躺倒在沙发上质疑自己的人生。

       Eduardo安慰地拍了拍Arielle的肩膀,然后冲Mark无奈地笑了笑,而Mark则是回以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Mark!你从来不对我这么笑!”Arielle尖声大叫着,然后推开Eduardo,“走开!你不是我以前的哥了!你们两个都走开!”

       Mark抿着嘴抬了抬眉,努力克制自己的笑意,然后抓住站起身的Eduardo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而Eduardo则是看起来完全不真心实意地责备了一句“Mark你这样太过分了”。

       生活能因为一个人改变多少?或者是一个人能因为另一个人改变多少?

       这两个问题都实在过于罗曼蒂克。


>>>end



总觉得尬!我会二改!

评论(25)
热度(75)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