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8)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eighth piece of pancake


       Mark最终中止了——主动的那种——对于Winklevoss兄弟的故事的创作。Dustin在Mark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正趴在桌子下捡东西,然后就不可避免地过于兴奋地撞上了桌底。

       “认真的?”Dustin用手指按住被撞痛的脑袋,龇牙咧嘴地对着话筒大喊着,“认真的?Mark?今天不是愚人节...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7)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seventh piece of pancake


然后Eduardo几乎是消失在了Mark的世界里,他甚至没有再在社区里出现过。


就像Mark的生活完全没有变过。


他被Dustin强迫着停止了创作——你看,每天都来定时删除他写的所有字并且强迫地带他出去闲逛,你还能指望Mark写点什么出来,无非是一些不知道在哪里就有漏洞的片段。


这本来是Mark所希望拥有的生活,没有书稿,编辑不杀人,熬夜不带刻意目的——他甚至不用再去操心Arielle的早餐,因为她知道Dustin把他...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6)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sixth piece of pancake


“奖励你!”Dustin把一袋红牛放在了Mark桌上,开心地看着Mark,并且准备接受他的感谢。


Mark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掀开塑料袋确认了里头装的的的确确是真正的红牛,然后抬手拍了拍Dustin的手臂,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声“很好”。


Dustin看起来显然有点失望,不像一个责任编辑该做的那样把手伸到Mark的眼睛和电脑屏幕之间挥了挥,打断了他那只愿意放在电脑和红牛上的注意力。


“你不打算感谢一下我?”Dustin瘪着嘴,看着终...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5)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fifth piece of pancake


Eduardo开始频繁地进出Mark家,大多数时候是在下班后顺路带来了一点夜宵——而它们一般就是Mark的晚餐了。所以Eduardo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的收银台姑娘经常醉翁之意不在酒地说一些类似于“夜宵那么丰盛身材还是那么好”一类的只能让Eduardo报以尴尬一笑的话——有的人的调情能力仅限于让你觉得他或她是一个奇怪的人。


有时候Dustin会被Mark拉来天花乱坠地讲一整天的构思,他们一起构思一起修改,但一天的努力过后Mark...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4)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fourth piece of pancake


两个已经算是朋友的人,没有对方的任何联系方式算是件过于奇怪的事情——或者说是一个麻烦。


不过这不能算是什么问题,至少是对Eduardo来说——这可是Eduardo,受近乎所有社区内女性喜爱的Eduardo,大家的Edu。


所以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几乎是在Mark收到短信的下一秒,他就大概猜到了发件人。


[Mark,你现在得吃点东西了]


Mark把视线挪到电脑屏幕的边角,不出意外地发现现在是午餐时间。他喝了一口Ariell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03)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third piece of pancake

Beast咬着绳子,窜到Mark脚边一个劲儿地打转,用拖把一样的白毛蹭着他光裸的小腿。

“行了行了,”Mark停下了手中敲击键盘的手,看着那一大串毫无意义和剧情可言的文字,无视了提示保存的提示框关掉了文档,然后用脚掌推了Beast一下,“现在,滚着你的屁股到门口去等我。”

Mark不懂为什么Beast这么喜欢自己——他既不喜欢遛它也不喜欢喂它,但它就是喜欢缠着自己,在自己试图写出点东西的时候跑过来舔他。

Mark趿着黑色拖鞋,在两件长袖外套上了有太多件同样款式的卫衣,抓着狗绳下...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2)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second piece of pancake

生活不会因为遇到一个人就改变多少,该继续的工作还是要继续,该吃的饭还是不能少,该来的水电费单一样会准时飞进邮箱里。

Mark也一样被书稿压迫得想把Dustin扔下楼。

离书展的时间说真的不算特别紧急,Mark想如果不是现在他完全没有任何灵感,他可能会像平时那样无视所有的催促,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来。Dustin几乎就要大哭地抱着他的手臂,大喊大叫地说Mark就算有灵感不应该妄想临时冲刺——何况他现在大脑和文档一样空白——早完成总是好的。他这么说着,眼泪鼻涕喷了Mark...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1)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first piece of pancake


楼下的路灯灭了很久,空气中的尘埃在晨阳里漂浮。


Mark从来没有过这么早到楼下咖啡店里买早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是一个夜行动物——你看,有的人就是一定要在夜间才有工作的感觉,他的狩猎在万物皆眠的时候进行,所以一觉睡到正午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过于年轻又过于紧张的编辑从来不会把手下的作家当成一个会呼吸需要休息的来宽容对待——除非离他要拿到全部书稿的时间还有一整年。如果一个人足够幸运,他或她在早晨得到的第一句话应该是“早上好”或“有个愉快的...

【Jewnicorn】八幸 久别重遇仍牵挂

情人节快乐❤

八幸 久别重遇仍牵挂

Jewnicorn

Jesse默默在心里算了算,估摸着大概也有个六七年了。

他不会像那些疯狂的粉丝女孩儿们,每隔个几分钟就用手机Google一下Andrew Garfield。

Jesse今年没有什么片约,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一个他长久燃烧着热度的活动——写写文章。这会儿他正在洛杉矶晃晃采风,大概再过不久就要回去了——毕竟他还有个孩子。

他知道最近金球奖就要在洛杉矶举行,大概是一两天后吧——Andrew也会来。Jesse认为这是无可厚非的,钢锯岭显然是部出色的作品,而Andrew在钢锯岭里的表现实在太好,没有人能否定他的出色。

他能坐在某个地方呆上很久,至于多久他不清楚...

【Jewnicorn】七幸 相看无须答

情人节快乐❤

七幸 相看无须答

Jewnicorn

今天Jesse和Andrew在片场的表现都非常好,甚至在他们离开之前有Staff跑来和他们说“David甚至开心地想给你们一人一个抱抱”。

最后一场拍摄是Eduardo在雕像前接受Phoenix的入社提问。一旁的群众演员吞下了无数粒催呕的胶囊,反反复复拍摄了好多遍。

那天晚上很冷,即使没有寒风吹在身上,也会一阵止不住地发抖。

Jesse很快速地把自己塞进了温暖的车中,裹紧了厚厚的大外套,鼻尖冻得发红。

Andrew在下一秒也用厚重的羽绒服裹住那层属于Eduardo的完美西装,用自己最矫捷的动作闯进了Jesse的车中。Andrew一进来就用最快的速度往Jesse...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