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银土】Bet&Liar(10)

设定:赌场老板大佬银 X FBI特工土
注释:由电影《逆转王牌》衍生,部分剧情与台词相似


chapter 10



当来电显示无声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土方谨慎地捂住了发着在黑暗中太显眼的光的手机屏幕,定眼看着银时在黑暗中不甚明晰的轮廓很久,然后俯身将鼻尖靠在坂田鼻尖前,确认了那个呼吸不是伪造的才终于放下心来地接起了电话,然后走到洗手间关上了门。


电话那头的近藤和土方都有默契地静默了十秒,用这种无声的方式确认了彼此的身份。

“怎么样?”十秒刚过近藤就像是憋不住了一样地开口,一如既往的粗狂焦急。


“很好,除了刚被手机屏的光从睡眠中刺醒。”土方努力让自己不要在声音中带上被打断睡眠的愤怒,但显然收效甚微。


“抱歉抱歉,十四,”近藤在那头真切地道着歉,但紧接着又转换了话题,“任务怎么样?”


“不太好,昨晚我以为他要去见交易对象,但……”土方说到一半打住了,想起昨晚那顿太过于莫名其妙并且会让别人多心的晚餐,决定对此闭口不言。


“坂田这个人很狡猾,又很精明,潜伏在他身边做事一定要小心。”近藤担忧地说着,完全没有责备土方的意思。


土方支支吾吾地应答了之后挂掉了电话,思考了一下决定假惺惺地冲一下厕所,然后再心不在焉洗了洗根本没必要洗的手,最后再小心翼翼地走回床铺。


“土方?”


“是我。”土方顿了一会才回复,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不正常——他什么时候醒的?


银时看起来并不是很利落地撑身坐起,维持着撑着身子的姿势缓了一会儿之后才下床,然后转而上了土方的床。


“干什么?”土方强压自己紧张的情绪,由于被压下身子的银时压着,甚至呼吸有些困难。


银时沉默着,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土方又推了推身上的银时,换来了一声睡梦中的不满哼声。


土方把银时推到床的另一边,翻身下床,决定到银时的床上睡。



这就是了,任务的曙光。


银时这天从他那过大的行李箱里翻出一个表面皮革看起来太新的皮包,依然是太过整齐贴身的高档定制西装,标配的古龙水。


只是他这次甩了把枪给土方。


土方接过枪,也从自己的行李箱里翻出身侧式的枪套,假装不熟练地戴好后披上西装外套调整了一番。


银时一边整理自己的袖扣一边戏谑地看着土方的枪套,然后冲土方挑了挑眉头。


“什么?”土方转身拿过弹夹,背对着银时说着,“只是觉得你不可能那么好心单单请我出来旅游。”


银时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膀,然后在嘴角抿出了小小的弧度,“你很精明。”


“比不过你。”土方意有所指地说着,然后扣好西装双扣,几乎是有点迫不及待地拍了拍银时地手臂催促他赶紧出门。


在酒店外银时把车钥匙隔着好一段距离地丢给了看起来就是专门运输毒品的司机,并带着那种令人讨厌的笑容迅速把自己塞进了车后座。


路上两人没有说话,银时翘着腿颔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土方则是配合地一字不吐,看着窗外的飞速掠过并被拉扯得过长的霓虹灯光。


目的地是一家很豪华的五星酒店,在车辆停稳之前门童就太过于敬业地跑上前来开车门。


土方跨下车,重新扣好在车上解开的西装扣子,拿出了一份简直令人发笑的专业性,接过银时递来的手提袋,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完全把自己套入黑道身份。他把另一只空着的手塞进了西装口袋里,确认般地抚着里头那粒细小的金属,抬眼确认银时没有注意到他这点不能更细微的小动作。


地面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行走的声音被一丝不漏地收走。坂田在某间房门前停下了脚步,然后拿过土方手中的皮包,背过手挥了挥示意土方留在房门外,而土方则抓经时机扯住了银时。


“等下。”土方把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给银时理了理衣领,然后拍了拍他的背,“滚进去速战速决吧,尽量别让我冲进去用枪。”


银时咧着嘴笑了起来,然后凑在土方脸颊上用力地亲了一口,又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才敲响了房门。


土方识相地背对着房门随意地靠在墙上,不带有任何窥视房间内部的想法。银时在某个人开启门后走了进去,用陌生语气说话的声音被阻隔在厚重的房门后。


这一层楼没有被包下,几个房门外的房间里有一对老夫妇拖着一个看起来太粘人的小孩走出来,好奇地看着土方。而土方冲他们点点头,露出了自认为很友善的微笑——也许它的确是的,至少他们三个人没有落荒而逃。


土方在三人走进电梯后再次把手伸进口袋,按亮了锁屏键,然后直接就把手抽了出来。

“十四干得好,现在隔壁正在分析语音。你还好吗?”放在耳朵里的微型双向听筒里传来了近藤的声音——土方相信他这一头,包括坂田那一头,所有的动静都一字不遗地在负责小组的监控室里被放大了好几倍,所以他只是像清喉咙一样嗯了一声,然后耳机里就传来了小声又喜悦的粗口。


土方皱了皱眉,把重心换向了另一只脚。


整个交易过程不是很长,银时很快从房门里走了出来,不出意料地依然提着那个土方相信已经空了的皮包。而他看起来也不像是挨了枪子或者被捅了一刀的样子,所以土方只是在他出来后绕到他身后准备跟着他离开。


“土方,到这边来。”银时回头瞥了土方一眼,然后抬起手臂示意土方上前。


土方有些纠结地咬了咬口腔里的肉,深知现在这段对话依然在隔着大洋的一群人的监控下。他的耳机里鸦雀无声,但他清楚他们都在听着——还有近藤,那个比任何人都关心他的近藤,如果暴露了任何这段时间银时干的那些事,他会后悔内疚到没有必要的程度。


“什么?”土方向前走了点,于是坂田的手就落在了土方肩上,然后不着边际地揉着。


“有担心我吗?”银时贱兮兮地笑着,凑到土方耳边咬了咬他的耳廓,然后抬眼看着土方完全没有看向他的双眼。


“让开。”土方硬着语气说,希望监听另一头的人把他们肮脏的心思收一收,千万不要想到歪门邪道上。


“怎么突然生气?”银时完全不理会土方的话,甚至得寸进尺地舔舐起了土方的耳朵,“因为我没带你进去?”


土方的心脏急速跳动起来,比任何一次都觉得银时的行为要那么恶心——因为这次除了他们两个,还有整个监听室的人。


“让你滚开。”土方最后一次不抱有任何希望地试着用语言让银时放开他,而一只手已经做好给他一拳的准备了。


但银时只是耸了耸肩,出乎意料地像投降一般举起了双手,看起来无趣地瘪了瘪嘴,然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和来时一样,回去的路程也是一路无言,但却多了压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沉重气氛——土方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难以忍受空气的重量。


等两人都抵达酒店的时候,依然是处于一句话都没说的状态,银时一边走向房门一边解开自己的西装扣子,然后扯下了领带。


土方不知道那边的监听还有没有开启,但却突然在这样的担忧里找到了过分的疲惫和揪心的难受。


走进房门后,土方就直接走向洗手间,打算先把那块耳里的听筒取出。但在他把手伸到耳朵之前银时就从他身后冒了出来,并且抓住了他的双手,表情看起来绝对不像是愉快的样子。


“你干什么?!”土方被他压在洗漱台上,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背上的银时,腰胯在边缘上压得生疼。


“FBI特工,土方十四郎。”银时在他耳后压着嗓子说,然后突然像是自嘲一般地笑了笑,“我真的有段时间认为你是大学生,后来新八告诉了我,但我还是不是很确定,直到今晚。”


“大学生不会在别人身上安窃听器来窃叫床之外的东西。”


土方停下了反抗,看着镜子里银时的双眼,无言地和他对峙。


“我就不能好奇?”土方看着镜子,垮下一直紧绷地肩膀,试图找出还是个大学生时候的自己可能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当然可以,”银时笑了起来,然后又把土方往台子上压紧了更多,“但是在要了高级授权和深夜神神秘秘地打电话之后,就不太能了,这太危险。”


土方皱起眉头,感觉自己的大脑是因为银时太多各种各样的亲密举动给搅糊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甚至不如第一次出任务的小新人。


戳这里


-tbc

评论(7)
热度(20)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