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5)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fifth piece of pancake



Eduardo开始频繁地进出Mark家,大多数时候是在下班后顺路带来了一点夜宵——而它们一般就是Mark的晚餐了。所以Eduardo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的收银台姑娘经常醉翁之意不在酒地说一些类似于“夜宵那么丰盛身材还是那么好”一类的只能让Eduardo报以尴尬一笑的话——有的人的调情能力仅限于让你觉得他或她是一个奇怪的人。


有时候Dustin会被Mark拉来天花乱坠地讲一整天的构思,他们一起构思一起修改,但一天的努力过后Mark总会自己全面破碎一整天下来的所有工作进程——理由只有一个,不够好。


而Mark不写有缺陷的书。


Arielle经常会靠在房门上不解地问一些类似于“你怎么就不能将就一下把这本书写了”的问题。而Mark根本不会理会她的问题,彻底无视她的存在。


Dustin在和Mark共同出了一本书之后就明白了,即使他抱怨也没用,这是Mark,而Mark对自己的书有太苛刻的标准——为了达到这个标准,他才不在乎会惹恼多少人,得罪多少人,麻烦多少人。


反正最累的其实也是Mark。Dustin想自己能负责Mark这么久而不是被他整得被踢着屁股走,大概是因为自己幸运地参透了这一点。


“不,正常人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有这种选择。”Mark有些动怒地说着,语速飙得飞快,硬生生压倒了Dustin继续争论的念头,“就像你走到垃圾堆前不会躺进去滚一样。”


“但这是小说。”


Dustin用着过分崇拜的眼神看向靠在床尾的Eduardo,简直像是要立刻开始歌颂他敢于反驳Mark的行为。


Mark抿了抿嘴,没有Dustin预想中的那么生气——嘿,这不公平,最严重的那次争执Mark差点把Dustin从楼上扔下去。


“即使是小说,它也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现实。”Mark说完后顿了顿,又瞥了Dustin一眼,然后放下手中带着Dustin和他自己的笔记的草稿,将转椅转了半圈好让自己面对着Eduardo,“今天是周日。”


“是的?”Eduardo从自己的书中抬起头来——Mark注意到了,那是一本金融相关的大部头。说真的,他不是电台工作?


“Edu,你应该在这种好天气里和你女朋友出去玩,”Dustin顿了顿,悄悄瞥了眼Mark,然后又立刻壮起胆子继续说下去,“而不是来旁观怪胎的杀人过程。”


Mark立刻扭头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没有更多的鄙视行为了。


“我没有女朋友,Dustin。”Eduardo笑了起来,而Mark又抿了抿嘴唇。


“哇哦,你没有?”Dustin吃惊地提高了音量,让正在客厅找新的打工职位的Arielle高喊了一声“闭嘴”,“说真的,Edu,你没有女朋友??”


“是的。”Eduardo依然挂着看起来并不在意的微笑,冲小声对Dustin说“住嘴”的Mark摇摇头示意没关系,这样一来Mark又有些脸红,说不好是尴尬还是什么。


“哇哦,那你也许应该去多点派对,在吧台旁说不定会遇到你的真爱天使。”Dustin看起来完全不打算停止这个话题,兴奋地就像低年级的小女生,“比起被恶魔掌控的我你幸运太多了。”


“Dustin!”Mark有些不开心地喊了他一声,而Dustin则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冲Eduardo瘪了瘪嘴,摆出了一个“你看,是吧”的表情。


在气氛快速变冷之前,Dustin可笑的手机铃声以过大的音量响了起来,于是他拿出裤袋里的手机走出了房间,独留Eduardo和Mark两人在房间里。


“也许会是我的女朋友。”Dustin看起来很兴奋地说,被Mark回以了一句“别傻了你没有女朋友”。


“嘿,Mark,”在Dustin用力地翻了Mark一个白眼并快速溜出去后,Eduardo从床的内侧挪到边缘,靠近了坐在转椅上的Mark,看向他的眼睛,“说真的,这么多版你没有满意的构思吗?”


“没有。”Mark皱起眉头,看起来对这点感到很不开心。


“也许你是太累了,”Eduardo起身绕到Mark身后,双手搭到他肩颈上,开始用合适的力道帮他按摩,“放轻松。”


Mark努力尝试着放松管它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一瞬间僵硬起来的肩膀,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Eduardo的手指上。


天哪!Mark!你猜是谁给我打电话?”Dustin在还没进门之前就用核爆的音量大声喊着,紧接着的是被Arielle打了一拳之后的惨叫。


“你女朋友。”Mark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乎是破门而入的Dustin,听着Dustin作出的“我没有女朋友”这样的回复感到同情。


Winklevoss!”Mark质疑再让Dustin说多几句他就会像小女生一样尖叫起来。


“Winklevoss?”Mark在自己的大脑里搜刮了很久,确定自己不曾的罪过一个姓Winklevoss的人。


“那个Winklevoss集团的双胞胎Winklevoss!CEO的儿子!”Dustin窜到Mark面前,激动地抓起他的手,“他们说想让你写他们的故事!”


“不写。”Mark把手抽出来,皱着眉看着Dustin,“你在想什么?那无非是一些有钱少爷的烂俗故事。”


“嘿,万一不是呢!你就——”


“不写。”


“Mark——”


“不写,我不想写。”


“可是你现在也没有想写的东西。”Dustin终于难得露出了认真的样子——现在他看起来的的确确是一个责任编辑了,而不是大学刚毕业的派对动物。


“但我也不想写纸醉金迷的大少爷生活。”


“我得负责你在书展之前写出一本书,”Dustin向后退了一步,拉过自己的椅子坐下,“我是你的责任编辑,这是我的工作。”


“不写。”Mark交叉起双臂,语气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给人的感觉更冷冰冰了。


Eduardo站在Mark身后,有些尴尬地看着突然转变气氛的两人,还搭在Mark肩膀上的双手有些无所适从。


“至少去听一下他们怎么说。”Dustin沉默了很久,最终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换下了编辑的身份,露出了哀求的狗狗眼,“就当帮我一个忙,以朋友的身份,然后你再做决定。”


Mark依然死死地盯着Dustin,一句话都不说,看起来也并不像是有要妥协的意思。


“…Mark,”Eduardo最终犹犹豫豫地开了口,轻柔地捏了捏Mark的肩膀,然后俯下身小声地在他耳边继续说下去,“也许就去听听看?”


Mark没有看向他,也没有立刻做出任何回复,只是断开了和Dustin的目光接触,盯着地板继续他的沉默。


“…只是去听一下。”


Dustin低声说了句“shit”,然后激动地从椅子里跳起来,跑去抱住了Mark,一边高喊着“Mark我爱你!”。




“大概是这样的故事,” Cameron Winklevoss最终讲完了他那个过长的故事,然后拿起手旁的水喝了一口,“只要稍微注明一下故事来源,你就能拿着它去写成你的新书。”


“有人在敲门。”Mark牛头不对马嘴地说着,招来了Tyler Winklevoss不满的皱眉。


“那边先放着,”Cameron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震惊与不悦。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毕竟能让他遇上Mark这样不把他说的每个字都放进耳里的人的机会实在太少,“你愿意帮我们把这个故事变成一本书吗?”


“为什么找我?”Mark把注意力收回来,分别扫视了兄弟两人,最后决定把目光放在看起来让人比较舒服的Cameron身上。


“你是我和Tyler都很喜欢的作家,你的上一本书是亚马逊五星。”Cameron郑重地说着,但Mark质疑他只是问了问他的秘书亚马逊五星作品的作者都有哪些。


“我会考虑。”Mark向对面的双胞胎Winklevoss兄弟点点头,然后没有理会他们反应地起身离开会议室里长长的会议桌旁。


Dustin愣愣地看着Mark直接扬长而去,抱歉地冲Winklevoss两人笑了笑,然后起身追出会议室。


“你会帮他们写吗?”Dustin跟在他身后,比Mark高的个子让这个画面看起来有点滑稽,“我觉得他们的故事还挺好的。”


“还行,但不够好。”Mark走出这个过大的公司,然后指了指对街的餐厅,“去吃点东西?”


Dustin点了点头,震惊于Mark主动提出吃正餐。




Dustin想Mark是接受了Winklevoss的故事,因为从见过了他们之后,Mark就开始有点状态地窝在房间里写书稿了。正常人类Mark又变成了遇到Eduardo之前的夜行动物。


Arielle在睡前给Mark道声晚安,放下Eduardo送来的夜宵——或者你说晚餐也行——然后把自己裹进被窝。Eduardo有时候会来看一眼Mark,但鉴于大多数时候Mark并不会哪怕甚至和Eduardo说上一句话,Eduardo几天后就只是在门口和Arielle问候一下,然后打道回府。


“Edu,你对Mark…不累吗?”有一天Arielle叫住Eduardo,脸上的表情说不好是戏谑还是担忧,“我是说,他就是个混蛋,他会开始觉得你做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尽管你根本没有义务这么做。”


“我想这么做,”Eduardo冲Arielle笑着,然后接过了Arielle张开的双臂给了她一个拥抱,“所以这没什么的。”


“我希望你是我哥,而不是那个甚至不愿意帮我买个蓝莓馅饼的混蛋。”Arielle在Eduardo怀里嘟囔一句,然后起身给了Eduardo胸膛友好的一拳,“晚安。”


“晚安。”Eduardo向Arielle挥挥手,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嘿,Edu!”Arielle在Eduardo走进电梯之前叫住了他,然后在Eduardo转过身后对他继续说道,“Mark真的过分幸运了。”


“我想我很幸运。”Eduardo边走进电梯边这么说着,声音里带着令人哭笑不得的笑意。


“答应我!别再纵容他喝红牛了好吗?”Arielle在电梯关上门之前大喊着,不知道Eduardo到底有没有听到。


>>>tbc

评论(14)
热度(53)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