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03)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third piece of pancake



Beast咬着绳子,窜到Mark脚边一个劲儿地打转,用拖把一样的白毛蹭着他光裸的小腿。

“行了行了,”Mark停下了手中敲击键盘的手,看着那一大串毫无意义和剧情可言的文字,无视了提示保存的提示框关掉了文档,然后用脚掌推了Beast一下,“现在,滚着你的屁股到门口去等我。”

Mark不懂为什么Beast这么喜欢自己——他既不喜欢遛它也不喜欢喂它,但它就是喜欢缠着自己,在自己试图写出点东西的时候跑过来舔他。

Mark趿着黑色拖鞋,在两件长袖外套上了有太多件同样款式的卫衣,抓着狗绳下楼,很欣慰地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看起来减缓了很多的黑眼圈——当然,这一切的代价是他的文档至今一片空白。

Mark有些自怜自哀地坐在长椅上,思考为什么自己甚至不能好好在家里坐下来,吃一顿早餐,然后继续安静地进行他一点希望都没有的工作——在这一切前面的障碍物只有一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不负责妹妹和一个太年轻并且在他看来有点傻的编辑,也许还有一条太烦的拖把狗。

社区里的小公园没有什么美好的音乐喷泉,只有一圈还被打理得不错的花坛,四处随意铺着草皮,然后栽上了一些各种各样的树植。有一块草皮似乎格外受居民们的喜爱,无论Mark什么时候路过这里,那里都总是有一群人围着说笑,在自己的狗的牵缘下认识更多的人,或许再得到更多的八卦。

很快这样的景象就失去了它的吸引力,假如这个公园愿意建一个在空中洒满反射阳光的水珠的喷泉,放弃它这种毫无美感的布局,那这里对于玩相机的人还是魅力十足的。不过可惜,它的布局既不美好也没有喷泉。

Mark拍了拍在他脚边打转的Beast,决定放开这条傻狗。他才不担心Beast会跑丢——它知道哪里会给它提供免费的狗粮和窝。即使它跑丢了,Mark也无法从这样的可能性中找到哪怕一个坏处。

Mark出神地看着那个花坛,那上头的花令人不解地在冬季开着。他腹诽着这里的公园比几个街区外的那个还没有观察价值,然后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笑声。他下意识循声看去,对上了正在和显然对着他的脸发花痴的妇女交谈的Eduardo的双眼,然后不出意外地看到对方表情一亮,并且同时将步子迈向自己。

噢,完了,Mark近乎绝望地想着,社交达人Eduardo一定会把我拖去给每个人挨个介绍。

Mark几乎就想立马站起身,抛下还在乱跑的Beast毫无义气可言地逃跑。但对方已经喊出他的名字,这引来了那些妇女带着抱怨意味的眼刀。

“早上好!”Eduardo走了过来,给了Mark一个猝不及防地拥抱代替了握手——说真的,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打招呼方式有多大的杀伤力吗,“最近怎么样?”

Mark缩了缩肩膀,对刚才的拥抱还有点介怀,然后直视着Eduardo,“非常好,除了在公园下毒并没有给我带来灵感之外。”

Eduardo被逗笑了,眼角有浅浅的笑纹:“怎么会这样?”

“也许这是一种仪式,需要足够的鲜血才能开启灵感的大门。”Mark翻了个白眼,并且思考着要如何不动声色地示意Eduardo千万不要把自己拉去介绍给那群显然正在尝试用眼神杀死他的妇女,“而鸽子的血显然还不够用。”

显然那些妇女并不打算这样坐以待毙。她们直接走上前来,甚至有一个人非常顺势地挽上了Eduardo的手臂。

“Edu,你怎么不把你的朋友介绍给我们?”

“噢Bennett太太……”

“Wardo,陪我走一趟。”Mark冷声说着,然后就拽着Eduardo的大衣,并且叫上了缠着一个受了惊的小孩子的Beast,于是那个孩子的母亲的抱怨眼神就直直地扎在了Mark身上。

Mark想假如自己能读心,那自己的整个大脑都会被“你怎么敢?”充斥。

Eduardo笑嘻嘻地加重说着“Wardo”,然后告诉Mark他简直像是来把犯人缉拿归案的FBI刑警(当时他还学着Mark不悦的语气重复了一次:“陪我走一趟!”,而Mark红着脸拍了他的手臂一掌),并且随意地答复着Mark关于他那条大金毛去向的问题。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绕出这个随时可能会被那一大群年龄加起来三百多岁的妇女打断谈话的地方,牵着Beast两人一起走到了社区外的的公园。

“就算是周末也很忙啊。”Mark揪着帽衫上的宽布条,微微驼着背,没有看着Eduardo。

Eduardo知道他在说那群围着他聊天的妇女——他看起来十分厌烦那些其实挺友善的主妇们。

“你应该试着和她们交流,她们其实都是很好的人。”Eduardo看起来不恼也不怒,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温暖的冬阳照在他睫毛上,让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在发着光,“上次Clinton太太就送了我好几块刚出炉的馅饼。”

Mark听起来不甚认同地嗯哼了几声,变化了好几个度的音调终于让目视前方的Eduardo看向了他。

“什么?”Eduardo笑着,阳光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两罐蜂蜜——就和他这个人一样甜。

“这真的很蠢,”Mark绕到一条空着的长椅上坐下,并且把Beast的狗绳的一端绑在上面——很幸运的,它在周日上午没有被什么出来闪人的情侣占住。这里没有鸽子,也没有鸭子。

“你是说她们很蠢?”Eduardo也露出了不甚赞许的表情,但仍然挂着礼貌的微笑。

“不是智商那方面的蠢,是举动上的蠢。”Mark张开五指在空中比划了几下,看起来有点还有话没说出来的意思。

Eduardo这才缓和了一点表情,挨着Mark坐下,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绕到了Mark身上,佯装愠怒地斥责了他一句“你为什么总穿这么少”——这换来了Mark扯开衣领向他展示里头的两件长袖这样的小孩子气举动。

“所以?”Eduardo看着Mark,表现得很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像那样聚在一起谈论一些没有人感兴趣的事情就已经够蠢了,”Mark顿了顿,继续说了起来,语速开始飙升——要么他是对这个话题开始感到兴奋并且准备搬出长篇大论,要么就是他开始紧张了,“她们只是想讲自己的事情,然后博得别人的羡艳嫉妒还是管他什么玩意儿的。说真的,你甚至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们是不是真的有个叫Shirley的妹妹嫁给了迪拜的石油大户。”

Eduardo笑了起来,显露出了过分的感兴趣:“我以为你是指她们围着我聊天这件事。”

“你年轻又好看,”Mark说出这句话,顿了顿,然后有点局促地瞥了一眼Eduardo,再红着耳尖继续用过快的语速掩饰,“她们可能想泡你也可能想博得你的赞许还是什么的,一句比任何她们中的人说出都要值得炫耀的“那可真好啊”,然后供她们在以后的八卦中不断地翻出来品尝,恶性循环。”

“说真的,少干点这些夹杂着各种形式的添油加醋的谎言的事情不好吗?再说了,把自己剖开给别人看太可笑了。”

“那那些馅饼呢?”

“我不知道,可能她们喜欢你。”Mark翻了个白眼,瘪了瘪嘴,“这没什么联系,她们有一颗友好热情的心脏不妨碍她们干一些蠢事。”

“所以你承认她们是热情友好的了。”Eduardo依然挂着那副温软的笑,像是全世界只有Mark那样地注视着他。

Mark几乎要有些眩晕,需要强迫那些堵在胸口刺痒的感觉赶紧滚回胃里,让那些正常的语句出来替代:“你以为什么?我不是反社会人格。”

Eduardo大笑起来,在Mark听来比他在那些妇女的包围下发出的笑声要令人愉快得多:“我几乎就要以为你是了,正计划着怎么不动声色地远离你。”

“那可真是太贴心了,谢谢你。”Mark垂下头也微笑起来,手掌徒劳地在座椅上拍了两下,看起来原本是想拍Eduardo的手的。

终于止住笑的Eduardo转过身,抓着Mark肩膀,认真的用那双从一开始就让Mark过分喜爱和迷恋的蜜棕眼睛注视着他那双在阳光下浅淡又清澈的蓝眼睛。

“我喜欢你,你很神奇。”

这句话在Mark听来被扩大成了太大的音量,又被擅自加上了立体环声,在一个虚无空白又寂静的空间里不断回响。

Mark很清楚这个“喜欢”不是那个“喜欢”,是“我们应该一起喝酒然后为两个不同的球队加油喝彩再打成一团”,而不是“我想和你牵手亲吻共进晚餐最后再干点其他什么更有趣的事”的那种。

但他还是无可避免地感受到由耳沿延伸到颈根的热度与麻痒。

“你……”Mark张开口,正考虑着说什么好的时候,这句话就被原处传来的一声大喊彻底打断了。

“Mark!!”这个声音,这种高喊的音调。

“狗屎。”Mark骂了一句,在Dustin追过来之前拔腿就跑,拼尽全力地调动宅男全身的力量,中途好几次差点崴到脚,仿佛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了,只知道四周的景物在不断地后退,最后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条小巷的壁面上。

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紧紧拽着Eduardo的手掌,两人都因为突然的奔跑而气喘吁吁,手脚微弱地发着抖。

完了,他还以为这种剧情是不会在现实中发生的。

“很抱歉,我,”Mark和Eduardo对视了几秒后,紧张地放开Eduardo的手,支支吾吾地挑选着理由,“我也没注意到我拉上了你……”

“你知道吗,我们简直像在演间谍片。”Eduardo呼吸逐渐平稳下来了,开始冲Mark挤眉弄眼。尽管他还有些喘,但总归比缺乏锻炼的宅男要好上一些。

Mark愣愣地看着他,心脏还因为奔跑在可感地疯狂跳动。

“你还好吗?”Eduardo看Mark没有什么反应,有些担心地揉了揉他的肩膀,看向他的双眼确定他还没有失去意识。

“呃,没事,我很好。”Mark抬起手捏了捏额头,借机不那么突兀地躲开了Eduardo的视线,“抱歉。”

“你太瘦了,这点运动量就累成这样的话太不健康了。”Eduardo严肃地说着,紧紧跟着Mark的视线,“你平时都吃些什么?”

“呃,红牛和披萨,之类的。”Mark结结巴巴地说出来,在Arielle的帮助下自知这样的饮食习惯十分见不得人。

“红牛和披萨?”Eduardo摆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再次抬手捏了捏Mark的肩膀确认自己的确没有误以为他很瘦,“听起来像是摔跤选手的饮食习惯。”

“出于我不会严格按照一般人的一日三餐,我想这没什么好奇怪的。”Mark无所谓地晃着手,一边担心着Dustin会不会找到他们,“再说了他们也不止吃披萨而已。”

“你一天吃多少顿?”

“不确定,什么时候想起来就去吃。”Mark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思考着有多大的几率会被Dustin找到。

“Jesus Christ!”Eduardo震惊地握住了Mark肩膀将他前后摇晃,让Mark觉得自己可能会因此把昨晚胃里的披萨吐出来,“你不能这样!”

“至少我还活着。”Mark疑惑地皱着眉,心想难道他一日三餐都准时准点吃计划好的食物吗?

Eduardo捏着眉头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抵着Mark背后的墙,一字一句地告诉Mark他会想办法让他“像个正常人那样进食的”。

Mark的注意力被那双眼睛和那两片嘴唇过多地吸引,以至于他没有太注意这句话——不过即使他注意了,他也不会太把这当回事儿。

毕竟,即使这很奇怪,但他们俩现在既没有对方的手机号也没有的对方的具体住址。


>>>tbc

评论(11)
热度(71)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