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EM】Pancake and Maple Syrup(1)

-AU

-电台主持人Eduardo/小说家Mark




>>>The first piece of pancake



楼下的路灯灭了很久,空气中的尘埃在晨阳里漂浮。


Mark从来没有过这么早到楼下咖啡店里买早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是一个夜行动物——你看,有的人就是一定要在夜间才有工作的感觉,他的狩猎在万物皆眠的时候进行,所以一觉睡到正午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过于年轻又过于紧张的编辑从来不会把手下的作家当成一个会呼吸需要休息的来宽容对待——除非离他要拿到全部书稿的时间还有一整年。如果一个人足够幸运,他或她在早晨得到的第一句话应该是“早上好”或“有个愉快的一天”,而不是过高音量的“你得在书展之前完成你的书”。


现在他渴望的一点都不奢侈,但同时也无法实现——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回归原有的作息。他从前对那个作息很满意,现在也依然对它很满意——出于他那来家里寄宿一个Gap Year的妹妹Arielle的原因,在她起床的时间段躺下实在太过于困难。


Arielle会准时蹲点早上的电台,然后不顾Mark地在房门后对着那个主持人的声音大喊大叫。如果不是在床上睡死着,那可真是太令人听不下去了。


Mark相信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糟糕,满脸写着“我喝了过多的红牛我可能快死了”,许多咖啡店里喝晨间咖啡的人都小心翼翼地遮掩自己打量他的视线。他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颊,用手指捂住发酸的眼睛,相信在那之下有浓重的瘀黑。


他把手探进帽衫的兜袋里,在寒冷被店内暖气驱逐的同时用指腹反复摩挲着那里的一张纸币。


“早上好!请给我一杯现磨拿铁和两块烙饼,双倍枫浆,打包,谢谢。”


前面的人听起来太过于活力,即使是在清晨,这份活力也与每一个喏喃点餐的人格格不入。


漂亮的女店员冲他友好地笑了笑,然后确认他的订单。


他的头发看起来软乎乎的,是带点卷曲的褐色。他穿着一件深色的呢绒大衣,好看的脖子挺直又精瘦,而且还有股好闻的古龙水味不停地闯进Mark的鼻腔里。他看起来和咖啡店里飘溢的香气一样暖和柔软。


Mark抿了抿嘴,把重心换到了另一只脚上。


那人拿着小票走到长长的柜台的另一头,于是Mark走上前,要了两份和他一样的,不过把其中一份的咖啡换成了最不划算的温牛奶。


店员用同样可爱的笑容确认了Mark的点单,扯下吱吱印出的小票递给他。


当Mark慢悠悠地捏着那张油墨未干的小票走到柜台另一头的时候,他前面的那位男性已经拿到了自己用纸袋装起来的早餐,急匆匆地就打算往门外跑。


而他们就像许多故事的开头那样撞了个满怀。


Mark几乎要被那股冲劲撞翻在地上,不过那位男性很眼疾手快地环住了他的腰,只是从他的纸袋看来,那杯拿铁大概是漏出来了。


“抱歉,抱歉,真的非常对不起,”那人睁着一双像是受惊小鹿的蜜棕眼睛——他有一双太过于好看的眼睛,毫不介怀地保持着这个有点令人脸红的姿势慌乱道着歉,直到Mark抬手拍了拍他还搂着自己的腰的手后,他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松开,几乎涨红了整张脸,“抱歉我赶着去上班,你看,我快迟到了——”


“没事,”Mark向他点点头,然后指了指纸袋上被咖啡染深的一块,“倒是你的咖啡。”


“噢,”当他发出这个毫无意义的音节的时候,他的嘴唇像极了两块可爱的软糖。然后他软糯糯地笑了起来,“这没关系。真的非常对不起,但是我现在得走了,希望你不介意。”


Mark理所当然地又点了点头,然后探过身子取过了自己的早餐。


他捏着纸袋折叠了多次的那一块,又慢悠悠地走回不远处的楼房,呼吸着鼻间有些太凉的空气,祈祷着在自己入睡之前Arielle不要起床。




那一天始于同样的清晨,同样的阳光,同样的偏冷气温,同样的咖啡店。


Mark依然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毫无形象可言地打着大大的呵欠,强迫自己不要就地躺下。


今天是周日,这个时间的咖啡店显然要比平时更加悠闲。Mark考虑过放弃这顿可以后补的早餐直接窝进被窝里,但想到Arielle尖叫着责备他的样子就只好叹口气把这个想法置之脑后。


“嘿!是你!之前的那个人!”他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软乎乎的,并且带着过分恼人的活力,就和夏天的太阳一样——尽管现在是与之彻底相反的季节。


他站在队列里扭过头,对上了刚踏进店门人的漂亮暖棕双眼——噢,上次的那个人。


“嗨,你好。”Mark不习惯地冲这个算是陌生人的家伙弯了弯嘴角,然后习惯性地加上了一句讽刺,“今天不赶着上班了吗?”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堆在眼睛下的脸颊有点泛粉——那可真是很好看。


Mark有点后悔,第五千六百一十七次告诫自己这个喜欢讽刺人的毛病必须改。


“是的,是的,”他挂着介于尴尬和愉悦之间的笑容,看向Mark那双因为充满血丝而绝对不那么好看的眼睛,“你介意我请你喝杯咖啡道歉吗?”


“……噢,”Mark对事情的走向有点反应不过来,一个突然冒出的陌生人对你说请你喝杯咖啡道歉?对于Mark来说这实在太大题小作。所以他冲他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我昨晚已经喝了太多红牛,加上你这一杯咖啡可能会送我进医院。”


好的,第五千六百一十八次。


“烙饼也好,请让我一定要补偿你。”他认真地看着Mark,看起来是下了没有存在必要的决心。


他干了什么?只不过是转个身撞到了Mark而已,那杯咖啡甚至没有沾到Mark那怕一根头发。


不过,“好吧。”


他笑了起来,在Mark走出队伍的同时排到了队末。


周日早晨的咖啡店生意并不火热,这大概要归罪于人们周六晚狂欢周日在宿醉中躺到中午的不健康习惯。所以很快,那位男性就开始点餐了。而Mark在最后时刻加了一句,要一杯温牛奶。


最后他们两人拿着各自的食物,选择了挨着玻璃窗的座位。


“你好,我是Eduardo Saverin。”Eduardo刚放好食物就将手掌伸向Mark,而可怜的精力绝对不充沛在这之前还想着赶紧回家睡觉的宅男,此时当机在原地,过了很久才想起来抬手去捏了捏那张宽厚又温暖的手掌。


“Mark,Mark Zuckerberg。”他低声喃了一句,然后盯着Eduardo低声重复自己名字时挪动的嘴唇。


“你看起来,很……”Eduardo咬着自己的双倍糖浆烙饼,看着Mark,用食指对着自己的脸比划了几圈,“你上次也是这样,是没睡好吗?”


Mark有些发困地啜着自己的温牛奶,过了一小会才接上Eduardo的话,“是没睡。”


Eduardo没有继续开口把这个对话延续下去,只是充满好奇地看着Mark,咖啡店里轻微的瓷器碰击声填充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于是Mark之好再继续说下去,给Eduardo他也许在等待的后话:“我得在书展之前完成我的书稿。”


Eduardo夸张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敬佩的样子。


“所以你写书,”他半肯定半询问地说道,然后冲着Mark露出了温暖的笑容,“那很厉害。”


“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Mark这次倒是接话很快,然后又把自己埋在牛奶杯里。


Eduardo没有再反驳他,不过他也没什么资格反驳,他们俩认识的时间加起来甚至不到十五分钟。


“我在电台工作,”Eduardo突然开口,然后似乎带点期待地看着Mark——但也许他只是礼节性地报上。


于是Mark从牛奶中抬起双眼,看向那双好看的眼睛说了一句“那你也很厉害”,过了一阵子,他才又突然从运作缓慢的大脑中挖出什么似的补了一句:“我妹妹最近很迷恋一个电台主持人。”


Eduardo笑了起来,“你有妹妹。”


Mark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不过也对他报以友好的一笑,点了点头。


最后Mark告诉他,自己实在太困了得回家睡会儿,于是Eduardo才带着担忧的眼神结束了谈话,在Mark临走前告诉Mark他最近搬到这里来了。


“就在那个社区,”Eduardo指着Mark社区的方向,“以后也许我们还会再碰面。”


Mark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没告诉他他们俩是同一个社区。




第三次见面是一周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Mark的工作依然强迫着他作为一个夜行动物活着,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许就要迫近死亡边界了,或许会壮烈地在把稿子交给Dustin——他那个太年轻的编辑——之前就心脏衰停。不过这都算是美好的幻想了,毕竟在这个幻想里他最终能交上他的书稿,而不是现状的对着几乎空白的文档发呆。


无论如何,他给自己放了个假,睡了个时间比较正常的觉,然后决定把将会来打卡的Dustin锁在门外——或者,还是逃出去吧。


然而Arielle简直像是嫌Mark不够幸苦——或者是她压根就不在意这点,带了一只匈牙利牧羊犬回来。


说真的,Mark一点都不喜欢它,他觉得既然Arielle是个女孩子,那就应该喜欢点看起来更可爱的狗,而不是一只会被误以为拖把的Puli。这一个偏见在Arielle要去和朋友们疯狂购物一天时更加重了。


她把那只看起来对什么都很好奇并且喜欢用牙齿探索的犬只塞到刚睡醒的Mark怀里,像唱歌一样欢快地告诉他到哪里遛狗能遇到Beast的好朋友——是的,Beast,一只在忽略它的牙齿的破坏力的时候看起来比拖把还无害的狗,竟然叫野兽——然后便抓起手包顶着完美精致的妆容冲出了门。


Mark没有理会Arielle的话,带着它去见那些可能被嘴碎的妇女牵着的“好朋友”,而是趿着黑色拖鞋,把狗绳在手里绕了几圈好让Beast不要被绳子绊倒,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在社区里瞎转。


“Mark?”


噢。


Mark转过头,果然看到了那张笑得太过于温暖的脸。


“嗨。”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这个社区的!”Eduardo手里牵着一条大金毛,正好奇地看着Mark和他的Beast。


Mark有些尴尬,纠结着是否需要向他解释为什么自己那天没在他指出自己在的社区的时候告诉他这个巧合。


但也许是他想到了合理的解释,也可能是单纯地不想让Mark难堪——你看,他可是个撞到人都要补偿的老好人。这样看来,那些纽约地铁里的人大概每个人都会因为踩到别人脚而负载累累。


“你看起来好了些,是工作结束了吗?”他挂着不变的笑容,愉快地看向Mark。


他看起来和之前两次一样充满活力,那双过于好看的眼睛和他的嘴唇一样冲Mark笑着。他的大金毛看起来对Beast很感兴趣,犹犹豫豫地走过来蹭着它。


“不……不,”Mark愣了愣,努力把自己从尚存的一丝困意中揪出,“只是,偷了一晚上懒。”


“噢——”Eduardo无奈地笑了起来,“这无可厚非,你需要休息。”


Mark不多加思考地点了点头,视线再次难以控制地移到那双漂亮眼睛上。


“嘿,你吃早餐了吗?”Eduardo向Mark靠近了些,抬起手压住他的肩膀揉了揉,“要一起去吗?”


Mark的视线还黏在那双眼睛上,肩膀上的重压才把他从神游的状态中惊醒,并且让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好——”Mark还没说完话,一辆车就暴躁地响着恼人的喇叭声,急火火地朝他们冲过来。Eduardo猛地把Mark一拉,让他撞在了自己怀里,而两只狗早就受惊地躲到了它们主人的身后。


“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有时候我觉得社区真应该禁止车辆行驶。”Eduardo环着Mark愤怒地说着,飞速驶过的轿车里远远传来了模糊的咒骂声。而Mark在他怀里,有些发愣地呼吸着裹挟着古龙水气味的空气,双手还下意识地抓在他的棉麻外套上。


“呃,Eduardo?”Mark扯了扯他的外套,红着脸提醒了一下陷入不满情绪的Eduardo。


“噢,抱歉,抱歉,”Eduardo立刻放开了Mark,面露尴尬。Mark不想承认自己还下意识追逐了一下那个舒适温暖的怀抱,毕竟他现在穿着和季节不符的衣服。不过最后他还是缩到一旁用那双好看的蓝眼睛看着Eduardo一下涨红的脸,“我不是有意的,就是——”


Eduardo犹犹豫豫地挑拣着语句,直到Mark冲他挥了挥手示意没事,才对他露出了释然又抱歉的微笑。


他笑得可真多,但一点也不廉价。


“我们刚才在说什么来着?”Eduardo弯下腰揉了揉受惊了的大金毛的脖子,抬眼看着抿着嘴唇的Mark。


“我想是一起吃早餐的话题。”Mark绷着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对刚才那个迫不得已的拥抱没有任何过多的反应。


但,“你看起来不太好,是因为我抱了你吗?”


Mark想也许Eduardo就要露出那种惹人心怜的狗狗眼了,于是赶紧摇摇头。尽管他的确讨厌太直接的肢体接触——但,你看,这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那太好了,”Eduardo露出释然的表情,让Mark觉得他把自己的所有情绪放在了脸上,实在太过于容易解读,“那我们去哪吃?”


“就近吧。”Mark扯了扯要被他忘记的Beast,双眼看向Eduardo。


“好的,另外,你穿得实在有些少。”


他笑得太过于灿烂,露出小块洁净的牙齿,冬阳在他的身后闪耀,连同他的身影一起融入了最适合阳光的蓝。


>>>tbc

评论(6)
热度(92)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