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EME】What A Dog Smelt

原作:社交网络 / TheSocialNetwork
配对:Eduardo Saverin / Mark Zuckerberg
分级:PG-13
梗概:狗能嗅出所谓爱情的气味,我是说,汗津津的味道。

正文:

我是一条狗,一条金毛。

我的主人叫Eduardo Saverin,他叫我Ren,对我非常好,他笑起来就像太阳一样,有股好闻的味道。

Eduardo有一个好朋友,在Eduardo还经常穿休闲装的时候他们玩得特别好。虽然有时候他会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很开心。

我就是知道。

Eduardo叫他Mark,叫我Ren,虽然我们两个的名字不一样,但是Eduardo叫我们的语气是一样。

后来Eduardo没有再和Mark在一起了,他看起来一直很难过,我想可能是因为Mark不在。所以我把他和Mark的合照拿去给他看,但他看到照片后看起来更伤心了,还有点生气。

大概是因为不能真正见到Mark吧。

可我只是想让他开心。



Eduardo的外套上以前有饼干披萨和一点酒的味道,其实那还挺好闻的,让我真的很想咬几口他的外套。我试过,被他发现了,他看起来很生气,掐了一把我的腰,还挺疼的。

但是现在他外套上会沾上一种臭臭的气味,有时候路边叼着一根小纸卷的人吐出的烟雾就是这种味道。

我非常不喜欢,但是Eduardo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他会带我出去溜圈,那个公园里有很多狗,有的主人用一种会自动伸缩的玩具逗他们玩,自己就在和谁聊着天,而他们还玩得不亦乐乎,简直傻毙了。

好在Eduardo会真的陪我玩,虽然每次时间都不会太长,他看起来总时急匆匆的。



Mark!

一开始我是闻到了他的气味,和他还和Eduardo在一起的时候的气味一样。这让我感觉很开心,至少他没有和Eduardo一样沾上那些臭臭的气味。

我冲他大声喊起来,想让他过来。但是他明显没有听到,只是坐在长椅上一边摆弄他的电笔一边把他的狗捡回来的球再抛出去。

于是我决定把Eduardo拖过去。我冲Eduardo大叫,他捂住他的手机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我猜是让我别吵。

不行,那可是Mark呢,Eduardo会开心的。

我拼命往前跑,扭头咬Eduardo的裤脚,把他拖向Mark。

Eduardo把他的手机塞回了口袋里,有点生气地看向我。我向着Mark的方向大喊着,Eduardo终于抬头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了。

对!就是这样!见到Mark!然后他就会开心了!

但他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向Mark走过去,再或许像一些在公园树后相互舔对方的两个人一样互相舔——人类似乎喜欢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别人的喜爱。

Eduardo骂了句粗口,然后拖着我的项圈往反方向走。

不对!Eduardo!你要去找Mark!

我努力想向Mark那里跑去,但Eduardo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没办法做到。

而且,Eduardo闻起来不太开心。

我又做错了什么?



那天Eduardo不在家,他忘记锁上门了。所以我跑了出来,直奔那个公园。

今天也有很多狗,有的主人还是在用那种玩具逗他们,一样的蠢。

我在公园里兜了一圈,还去上次Mark坐着的长椅那儿看了一眼,但Mark不在。

可能他不像Eduardo一样天天腾出时间带他的狗玩吧。

我很失望,慢吞吞地向公园出口走。

然后我闻到了熟悉的气味!Mark!

我循着他的气味跑过去,跑得太快撞上了Mark的腿,他发出了一声小小的“Och”。

我冲他叫起来,尾巴欢快地扫着地上的落叶。

Mark认出我了,他先是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蹲下来揉了揉我的头,挠着我的脸叫着我的名字。

他对我说了些什么,唉,但是我不懂。不过我听到了他提到了Eduardo,于是我叫了一声,告诉他我注意到这个名字了。

Mark又挠了挠我的脖子,然后拍了拍我,站起了身。

我想让他去见Eduardo,这样子Eduardo就能开心了。可是我没办法告诉他,只好绕着他的脚打转。他的狗好像误解我的行为了,大概以为是我想抢走他的主人,冲我大喊大叫起来。

Mark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牵着他的狗走了。

我知道没办法把Mark带到Eduardo家,那就只好跟着Mark了。



“嗨,Wardo。”

Mark闻起来很紧张,我在地上打着圈,也跟着有点焦虑。为什么Mark通过那个小盒子和Eduardo讲话会紧张呢?他以前和Eduardo面对面聊天就不会紧张。

电话那头很安静,不知道是不是Eduardo没有说话——通常我都能听到小盒子里的人说话。

“呃……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讲话,”Mark的双脚交替地站着,手指焦虑地在木桌上敲打着,那个声音有点烦人,“但是Ren在公园遇到我了,跟着我回家了。”

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应景地叫了一声。

“Ren?”电话那头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但是我知道那是Eduardo在喊我的名字,于是我又叫了一声。

“你知道的,我不知道你住在哪,所以……”Mark随意揉着我的脑袋,他的手心汗津津的,不只他的手心,他现在整个人闻起来都带着汗味,“我是说,我甚至不知道你回来了。”

“到公园,我会带回我的狗。”Eduardo在那头简单快速地说完,然后就只剩下了一片寂静。

Mark闻起来还是带着汗味,但是他看起来不太开心——这很奇怪,人们有这种汗味的时候看起来都很幸福。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有点紧张,因为Mark终于要和Eduardo见面了吗?应该是的。也许Eduardo回家会给我奖励一些零食。

Mark没有把他的狗带来,只带着我来到了公园。我在他脚边坐下,愉快又紧张地扫着尾巴。

Mark没有拿出他那台电笔——说起来,我知道它叫电笔是因为Eduardo以前经常叫对Mark说“放下你的电笔”,然后Mark就会看他一眼,然后抱着那台方块到另一边继续用它。因为Mark只挪动那个东西,所以那个东西一定就是电笔。我觉得自己特别聪明。

Eduardo还是没有出现,Mark闻起来也越来越紧张。

我用鼻子蹭了蹭Mark的膝盖,把下巴搁在那上头,盯着他的脸。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我的脖子,但是没有看着我。

又过了一阵子,我闻到了Eduardo的气味,同时他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于是我激动地站起来,冲他欢快地摇尾巴。

Eduardo走了过来,把绳子扣在我脖子上的项圈上,就准备离开。

你们人类怎么那么奇怪?现在Mark的Eduardo闻起来都带着汗味,但是他们竟然不像其他人那样抱在一起互舔!难以置信。

我再次努力拖住Eduardo,使了全力地向Mark那挪去,同时大喊着想让Mark帮我一把。

“Ren!”Eduardo生气地叫了我一声,我觉得很委屈——我只是想让他开心啊。

“嘿,Wardo。”Mark终于出声了,Eduardo拖我走的力气也小了一点。

谢谢你!Mark!

他们闻起来真的有非常重的汗味,但是不抱在一起舔,真的,我无法理解。

我趁这个机会跑到Mark脚后,然后又绕到他脚边,这样Eduardo如果要再拖我走,绳子就会绊倒Mark,Eduardo不会这样做的。

Eduardo转过身,看着Mark,但是一句话都没说。

“我没想到你会回来。”Mark摸着他自己的指甲,真的非常紧张。

“是的。”Eduardo点了点头,然后扯了扯绳子,想让我走。

我才不呢。

我趴在地上,决定除非Eduardo和Mark抱在一起舔,要不然我就怎么样都不走。

Eduardo生气地又喊了我一声,然后说“Mark你让一让,让我把它拖走”。

Mark犹犹豫豫地,但是没有动,最后又小声地开口:“你还在生我气。”

Eduardo把放在我身上的视线放到了Mark身上,然后捏紧了狗绳,“我当然生你气!”

明明他看到Mark的照片的时候看起来很想他,还为见不到他而生气,怎么现在还要向Mark喊呢?

Eduardo又用力拽了拽绳子,于是我又跑到了Mark身后试图反抗——但是我忘了,我已经把绳子在Mark脚上缠了半圈了——这下,就是一圈了。所以,Mark摔倒了,头撞到了长椅上。

Mark吃痛地惊呼了一声,然后坐在地上揉着被撞到的地方——他的小臂擦伤了一大块。

哦,对不起,Mark,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Eduardo看起来也很吃惊,我开始担心他会不会责怪我。但是他很快收好了表情,并且看起来也不打算掐我的腰——我真的对那一次有很重的阴影,超痛的。

“为我的狗做的事情向你道歉,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Eduardo向还坐在地上的Mark点了点头,然后扯着我的绳子让我走。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好像Eduardo并不想和Mark呆在一起太久,所以我只好再看了Mark一眼,试图让他知道虽然Eduardo不想和他呆在一起,但是我是很想的。

我难过地低着头往前走,然后撞上了Eduardo的腿。我抬头看他,发现他正回头看着Mark,而Mark坐在地上,盯着自己的小臂发呆。

Eduardo又掉头重新走向了Mark,绳子差点没绊倒我。

“Mark,你得去处理你的伤口。”Eduardo站在Mark面前,居高临下地对他说。

Mark抬头看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又低下头,含含糊糊地嗯了几声。

Eduardo又沉默了,但是我闻得出他身上那股汗味还是在——Mark也是。

“你不会去认真对待它,对吗?”Eduardo蹲下来,戳了戳Mark伤口旁的皮肤,认真地看着Mark的眼睛。这个高度我也能直视Mark,所以我和Eduardo一起盯着Mark——尽管我还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Mark又不可置否地嗯哼了几声,没有说什么具有实质意义的单词。

Eduardo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抓住Mark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Mark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撞在了Eduardo身上,那一瞬间那股味道更加强烈了。

是时候舔了吧!

但他们没有。

我对我的主人很失望。

“你只是伤到手臂,应该还能自己走的吧。”Eduardo放开了抓着Mark的手,而Mark没有做出回应,只是默默地跟在Eduardo身后。我走在Mark旁边,让他不要觉得太孤单——至于Eduardo,他还有我的绳子陪着呢。

他们穿过了一条马路,马路上臭烘烘的汽油味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习惯。

然后是一家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人的店铺。于是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因为那些穿白大褂的人每次都会拿尖尖的东西扎我,那简直是一种惩罚。

不过这家店不太一样,房间中间没有大大的台子,也没有针。

Eduardo走到一个货架后,拿起了一卷纱布一包棉签还有一点装在小瓶子里的东西。结完账后他们走出店铺,又穿过了那条臭哄哄的马路,回到公园,在里头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Eduardo拉过Mark的手臂,把小瓶子里的东西淋在Mark手上,Mark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我走到他身边,舔着他的手肘想让他好一点。于是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

Eduardo对着Mark的手进行了一系列的复杂操作,最后把那一圈纱布缠上了Mark的手臂。

“好了,就这样吧。”Eduardo包扎好后拍了拍Mark的手臂,然后起身,“你能自己回去的吧。”

我已经放弃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这样做真的好累,还可能会被Eduardo凶。

“Wardo,”Mark又小声地喊住了Eduardo,而Eduardo又站住了,“谢谢,还有,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Eduardo没有回头,我看他抓着我的绳子的手指已经发白了。

“所有。”Mark小声地说着,但显然我和Eduardo都听见了。

“你就是一个混蛋。”Eduardo说着,声音有些颤抖。他的拳头捏得更紧了,这不是什么好征兆,每次他生气拳头就会捏得很紧。

“嗯。”Mark用鼻子对此作出回应,然后慢吞吞地靠近Eduardo,像是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选择是否逃跑。

Eduardo肯定听到Mark在向他走来了,地上满是落叶,嚓嚓的声音已经大得不止我能听见了。

然后Mark抓住了Eduardo外套下的手臂,头抵上了他的背。

我呜呜了一声,兴奋的那种呜呜。

Mark手臂上的绷带又有点变红了,看到这个我突然非常内疚。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不过我当然知道它没有,鸟还是在飞,那些蠢狗还是在玩那些蠢玩具。

那股气味,我是指,那股汗味,越来越强烈,然后我也越来越兴奋。

Eduardo最终长出了口气,紧绷的后背也放松了下来。然后他转过身,注意到了Mark又被血染红的绷带。

“我家还有绷带和一些止血的药。”他这么说着,然后扯了扯我的绳子——好烦,他今天扯了太多次了,我想咬他——走向公园外。Mark也跟过来了,虽然还是跟在Eduardo身后,不过他看起来挺开心的,嘴角小小地弯着,脸上还有浅浅的酒窝。

Eduardo闻起来也挺开心的。

但是我不开心。

因为他们还是没有抱在一起互舔!

-end-

评论(24)
热度(99)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