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never gone.

【Jewnicorn】五幸 共同笑骂

情人节快乐❤

五幸 共同笑骂

Jewnicorn

“Hi, Jesse, 听说巴尔的摩的螃蟹很好吃。”

Jesse正在写一些也许会投给纽约时报的小文章,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显得非常突兀。

他把视线从电脑上挪开,扭头看了看摆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上的单词们。

噢。

“什么时候想去吃?”Jesse心会地尽自己最快的手速回复了他。

几乎是下一秒就得到了回复:“明天?”

Jesse抿着嘴,允许自己对Andrew突如其来的邀约感到开心和期待。正当他准备输入回复的时候,手机界面跳转为了来电,刚好按到接听键后Jesse愣了愣,然后连忙把手机挨到耳朵旁。

“嗨Jesse,你觉得怎么样?”Andrew那头听起来是令人无法拒绝的兴奋,有种小学生出游前一夜的感觉。

“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活动都在前段时间结束了……”Jesse顿了顿,又接上,“是吧?”

“是的。”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塞满了愉悦。



“明明都是美国,但感觉就是有那么些不一样。”Jesse把双手插在那件他钟爱的紫色帽衫里,在阳光下眯着眼看着远处的港湾。那里停泊着很多船只,每条都干干净净的,反射着白亮的光。

“那只是因为你在纽约。”Andrew翻了一个白眼,开心地笑着。

港口附近有很多海鲜摊,店主卖力地吆喝着,指望招呼多点人来他们的摊位上吃东西或者直接提几只走。空气中满是海产特有的腥味。

“螃蟹。”Jesse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重复了一次,“螃蟹。”

“怎么,你难道要现在跟我说你对海鲜过敏?”Andrew笑着说道,声音里他所特有的软糯鼻音更加重了,“上次在波士顿的时候你可没有表现得像是过敏。”

“不,当然不。”Jesse被Andrew的语气逗笑了,作势推了Andrew一把,“我只是想说,吃螃蟹有点麻烦。”

“噢,这是大实话,”Andrew和Jesse在港口沿岸走着,带着腥味的风吹在他们身上,Jesse担保等回到酒店之后他们的衣服上会满是鱼腥味,“我妈妈每次吃螃蟹都会向我抱怨’螃蟹就是那种又贵又越吃越饿的没用玩意儿’!”

Jesse笑出了声,下意识看向了Andrew的脸,正巧撞上了他投来的目光,于是一下子忘却了自己想说些什么来着——或许,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说的话。

“怎么?”Andrew一直挂着那个可爱温暖的笑容,这真的让Jesse非常放松——比起和太多其他人在一起。

“没什么,”他把头扭回去,视线黏在地上,脸颊有点热,“我们去吃螃蟹吧。”

Andrew伸手拍了拍Jesse的肩膀,然后又顺势捏了捏,最后把手臂横在Jesse背后把他向着某一个摊位推去。

螃蟹普通地水煮之后就被带上了桌面,在那之前Jesse注意到了好几个停留在他们身上的视线——有时候,或者说,他每一秒都很希望自己能不要对别人的视线那么敏感——毕竟他不能指望自己的脸出现在某成功电影上之后还能没有人认识他。

“你要蘸酱吗?”Andrew用指尖掐住蟹壳间的缝隙,努力地把它们掰开,然后一边抽空抬眼快速地看空着手等吃的Jesse一眼。

“不,就这样吃就好。”Jesse摇摇头,视线被Andrew剥蟹壳的灵巧手指吸引。

“我想也是,这样最好吃了。”Andrew点了点头,被抹到头上的刘海掉了一两撮下来,然后又感叹了几句螃蟹的大小。

“来!”Andrew捏着蟹壳边缘,把装着满腾腾的蟹黄的蟹壳拿给Jesse,“试试看!”

Jesse接过有点烫手的蟹壳,算是吃相收敛地啜着那些整只螃蟹里最珍贵的东西。

“其实我觉得螃蟹的肉就数蟹钳里的最值得吃了,”Andrew用牙齿咬开了蟹钳处的壳,把破碎的壳一片片挑下来丢在桌子上,然后伸向了Jesse的方向,“其他地方剥起来和这里一样麻烦,但肉却少了很多。”

Jesse挑了挑眉,双手用指尖抵着蟹壳边缘,努力抗衡着那里过高的热度,然后一边嘟囔着“也许你该自己也吃点”一边探过身咬下了那一块肉。

“怎么样?”Andrew期待地看着Jesse,简直就像这只螃蟹是他生的一样——这样说可能不太准确,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会问吃掉自己的孩子的人“你觉得我的孩子好不好吃”这样变态的问题。

“称为特色还是挺够格的。”Jesse点点头,吞下了那块蟹肉——嘿,说真的,上面有Andrew的口水吧?不过Jesse倒不是很在意。

“Yay!!”Andrew开心地拍了拍手,这个样子实实在在地傻到Jesse了。

“你为什么那么开心?”Jesse笑着,也开始动手试着自己撬开另一只烫乎乎的螃蟹的壳,“它应该和你没什么敌对关系吧?比如害你丢掉过某个角色之类的。”

“被你猜中了,”Andrew认真地看着Jesse的眼睛,显然在憋笑这方面做得非常糟糕,“那个角色是男主角家的螃蟹,我去试镜的时候他们直接告诉我’嘿,它长得比较像一只螃蟹,所以你回家吧’,这也太过分了,他们甚至没看过我的表演!”

Jesse被这个和Andrew的其它荒诞笑话一样的胡扯逗笑了,把暴露在空气中的蟹黄送到自己嘴边,一边吃一边抖着肩膀。

“那的确是太过分了,他们至少应该看过你的表演再和你这么说。”Jesse笑着,一边看着Andrew把又一个扒光肉的蟹钳扔在桌上的蟹壳堆里。

“是的,这样我多少会好受点,”Andrew说完,压着声音,表情严肃地看着Jesse,“至少我已经尝试过了。”

Jesse低下头笑个不停,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把吞下去的蟹肉呛上来然后噎死自己,“快住嘴,我要呛到了!”

“哈哈哈,真的吗,你还好吗?”Andrew也大笑起来,假惺惺地关怀着Jesse。

“嘿,你脸上沾着脏东西。”Jesse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止住了笑之后,刚抬眼便被Andrew嘴边大概是蟹黄一类的东西完全抓住了注意力。

“嗯?哪里?”他的手指在嘴边抹了一把,但那团污渍依然蜷在Andrew嘴角边。

“那边。”Jesse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看着Andrew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领悟到他所指的地方,“别动。”

Andrew听到后乖巧地止住了那几根完美错过污渍的手指,那只手腾在半空中,乖乖地看着Jesse把手指贴到他冒了点胡茬的嘴边搓了一把。

“好啦,”Jesse重新坐回座椅上,挪了一下,然后笑着开始讽刺Andrew,“你简直就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子。”

“那你就是幼儿园老师,”Andrew立马接上嘴,“Eisenberg老师,哇哦还挺棒的。”

“嗯,那也许我应该改行。”Jesse故作思考,然后抬眼看向Andrew。

那边的人似乎永远在笑,无论他说什么,似乎都是最有趣最可爱的巧言。

“噢,不行,这样你会变成一个筋疲力尽的Jesse老师,”Andrew说起话来的嘴唇有种特殊的魔力,看起来软乎乎的,“我可不太想看到这样的你。”

“……嗯,”Jesse终于反应过来把无意识黏在Andrew嘴唇上的视线收回来,”也许吧。“

“也许?”Andrew怎么就一直笑个不停,Jesse把自己笑得太过分的原因归罪在Andrew身上,“你不会真的想要转行吧?噢,不,上帝,我做了什么?”

“上帝说,你干了一件最正确的事。”Jesse又咬了一口蟹肉,然后把视线上抬,让它和Andrew的视线撞在一起。

沿岸的海港城市塞满了由大西洋吹来的风,透蓝的天空和软白的云,还有一些太过分的友好和温柔,而这一切又通通塞在了这笑着的无害蜜棕色双眼里。

评论
热度(11)

© KAYAIS | Powered by LOFTER